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當全世界目光都聚焦在馬拉多納高舉金杯那一刻時,也許沒有人注意到排在最后一位的加拿大隊。如今,這支十年來進步飛快的隊伍,期待在卡塔爾刮起“青春風暴”。

遠非男足強國的加拿大,若論在這項運動上的輝煌,還要追溯到“上古”時期。1904年,以一家俱樂部球員為班底的加拿大隊摘取圣路易斯奧運會男足金牌。不過當時的比賽毫不正規,參賽隊也沒幾個。

此后便是“萬古如長夜”。即便參加了1986年世界杯,與當時的新科歐洲冠軍法國隊分在同一組的加拿大三戰皆負、未進一球。隨后30多年里,加拿大隊捧起過一次北中美及加勒比地區金杯賽冠軍,但在美國和墨西哥兩強的夾縫中,他們總與世界杯門票失之交臂,世界排名在2014年最差掉到過第122位。

在國際足聯公布的最新排行榜上,“楓葉國”已經來到第41位。不到十年攀升80多位,堪稱近年來進步最快的球隊之一。實力躥升的背后,是他們乘著申辦、籌辦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的東風,吸收了一大批歐洲、非洲移民苗子,為男、女足各個年齡段的國字號隊伍打造出一以貫之的技戰術體系。

體系的建立,為曾經的足球荒漠注入強勁動力。在本屆世界杯北中美及加勒比地區預選賽上,加拿大隊面對美、墨兩強均取得一勝一平,以頭名身份拿到世界杯入場券。

時隔36年再次登上世界杯舞臺,加拿大隊最倚重的是當今足壇頂級左后衛阿方索戴維斯,而他也是加拿大這套足球人才培養體系的最佳代言人。

祖籍利比里亞、出生在加納的戴維斯,14歲時隨同父母移民加拿大并開始展露足球才華。2017年6月,不到17歲就打上職業聯賽的戴維斯正式獲得加拿大國籍并很快披上國家隊戰袍,不久后便被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看中,踏上了巨星之路。

雖然在前兩個賽季連續打出多場職業生涯代表作,但今年初,戴維斯受傷病影響表現并不像此前那樣搶眼,主力位置也一度被隊友盧卡斯埃爾南德斯搶占。本賽季他的狀態有所好轉,但在近期又腿筋受傷缺陣,幸好不影響出戰世界杯。如果能借此喘息、恢復,調整好狀態,那么對加拿大隊來說不失為一件好事。

戴維斯之外,與他名字相近、年齡相當的喬納森戴維也逐漸嶄露頭角。這位自幼移民至加拿大的22歲前鋒本賽季在法甲里爾隊進球如麻,已成為該隊本世紀以來的頭號射手。在今年夏季的轉會窗,已經有英超、西甲強隊向他拋出橄欖枝。

縱觀“楓葉國”的主力陣容,除了以上兩名“超新星”外,更多人效力于歐洲二流聯賽或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其中也不乏宿將,比如六屆“加拿大足球先生”得主、土超貝西克塔斯隊的39歲老隊長哈欽森。他有望在世界杯上創下代表加拿大隊出戰100場的隊史新紀錄。

靠著這支新老結合的班底,從加拿大女足主教練轉任男足國家隊主帥的英國人赫德曼以教科書般的442陣容立足,在必要時還會將戴維斯前推至中場,和進攻線相銜接。戴維斯超強的沖擊力將是球隊的最大倚仗。

本屆世界杯上,加拿大隊與比利時、克羅地亞、摩洛哥隊同分在F組。要在前兩輪先后挑戰上屆世界杯的季軍和亞軍,加拿大隊出線前景并不樂觀。但他們也并非好惹的“魚腩”,當這群年輕人沖起來時,陣容逐漸老化的比利時隊與克羅地亞隊未必能輕松抵擋。

況且,作為下屆世界杯東道主之一,加拿大隊的卡塔爾之旅本就是一次積累經驗的過程。也許對于深耕青訓、駛入發展快車道的加拿大足球來說,本屆世界杯不過是一道“前菜”,2026年的“美加墨之夏”,才是他們品嘗勝利大餐的時節。(新華社記者 鄭昕)

加拿大國家隊目前世界排名第41位(2022年10月FIFA國際足聯更新)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